至于裴逸白本人,他现在的重心是宋唯一的事情,无暇兼顾这边的动向。

   没想到,在梅德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竟然被他侥幸逃脱,这让裴逸白尤为生气。

   “我明白,裴总,少奶奶情况还好吗?”王蒙关切地问。

   他听到宋唯一这边发动的时候,惊讶极了。

   明明不是预产期,据说预产期还有两个多月,可突发情况来得措手不及。

   裴逸白寒着脸摇头,“我还没到医院。”

   意思就是,他也不知道。

   “少奶奶会没事的,裴总别担心。”

   “嗯。”

   挂了电话,裴逸白的浑身都出了汗。

   因为担心和紧张。

   听说女人生孩子很危险,裴逸白很担心,宋唯一会真的出现什么。

   笑容好甜

   他拿出手机,桌面是宋唯一的自拍照,她特地设置的。

   他默默看着她的照片发呆,不知不觉连手机的灯光暗下去都没有发现。

   后面的一辆车上,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前方裴逸白的车。

   锃光瓦亮的金属光泽从后面直射到裴逸白的手机,眼睛被反射的光线一刺,裴逸白顷刻间回过神。

   扭头一望,黑色轿车后排的位置,枪口正对着自己。

   裴逸白顿时一震,大吼一声:“趴下。”

   他的司机也是练家子,虽然惊讶于裴逸白的怒喝,却配合地低头。

   而裴逸白,也同样弯下腰。

   “嘭”的一个脆响,却是因为玻璃被打破才发出的声音。

   前后两个地方的玻璃被子弹穿破,碎片撒满了座位。

   其中还有一些碎玻璃扎到了裴逸白身上,不过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小事。

   裴逸白和司机,因为及时趴下而侥幸逃过一劫。

   “少爷,你没事吧?”司机打了个寒战。

   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敢在大马路上发动攻击。

   若非刚才被少爷发现,他这会儿或许已经……

   “没事。”裴逸白挥开身上的玻璃渣子,声音冷凝地回答。

   “该死,被他们察觉了,快点,击中他们的油箱。”后方的人愠怒着说。

   “加速,快点变道。”裴逸白紧绷着脸。

   这辆车很普通,并没有装防弹玻璃,所以被他们轻而易举地击中了。

   “是。”司机应着,飞快地踩下油门。

   车子如同蛇一样,在道路上弯曲着路线。

   一下子冲到前面的几辆车前。

   后面的人,还在跟着。

   见被裴逸白他们识破,那些人干脆破罐子摔破,更加明目张胆。

   对着裴逸白的车子一顿射击。

   顿时,一阵“砰砰砰”的响声惊动了马路上的其他车辆。

   “啊,枪击!”有人尖叫。

   而原本行驶有序的马路上,也因为这个团情况而混乱起来。

   “该死。”没想到这样方便了裴逸白等人,后面的人却被搅乱了视线,顿时气得对着前面一辆车发动攻击。

   恰好击中司机,耳边一阵惨叫。

   “别搞事了,我们的目标都要跑远了。”

   闻言,狙击手冷笑。

   那辆车,也如同滑不溜湫的蛇一样,在车辆中穿梭。

   “快点。”裴逸白注意到,后面那辆车上的人,已经打开天窗,站了起来。

   裴逸白冷笑,瞄准对方,直接开枪。

   “嘭”的一声,由裴逸白发动的攻击。

   但是没有打中,因为对方察觉了他的意图。

   “妈的,果然来头不小。”

   得知裴逸白也有武器,那些人不敢再轻视了。

   而他们的打斗,也惊动了当地的警方。

   很快,周围响起警笛声。

   那些人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今天发誓要拿到那个男人的性命,这是梅德的命令。

   做不到的话,黄片蘑菇视频就不用回去了。

   他们在后面穷追不舍,裴逸白这边也在极力前行。

   “先别去医院,随便开。”免得暴露了宋唯一的行踪,被梅德的人盯上,后果不堪设想。

   “是,少爷。”司机领命,不再执着地往机场方向走。

   ——————

   医院。

   宋唯一的生产开始发动了。

   一开始的抽痛,宋唯一以为已经是痛到了极致。

   可等羊水破了,真正发动起来,宋唯一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

   简直是生不如死。

   有一瞬间,她都忍不住想要放弃了。

   满头大汗,将她的头发都染湿了。

   王阿姨在外面呆了一会儿,就跟着进来了。

   虽然不是宋唯一的母亲,但此刻只有她一个女眷,也管不得合不合适了。

   看到宋唯一的眼睛泛白,王阿姨跟着掐了她一下。

   “少奶奶,加油啊,使劲。我刚才已经跟少爷说了,他在赶过来的路上了。”

   宋唯一脸哭得力气都没有了,手指的细微动作,是她的回应。

   “王阿姨,好痛……”她已经痛得迷迷糊糊了。

   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妈妈。

   “忍一下,等小少爷出来就不痛了。”

   宋唯一想,对啊,等肚子里的小萝卜头出来估计就不痛了吧。

   可是,为什么他们还不出来?

   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产妇太虚弱了,这样下去对孩子不好,我们建议尽快实施手术。”医院那边的人如是说。

   王阿姨低声询问,“少奶奶,改为剖腹产吧,否则对宝宝不好的。”

   若是宋唯一能一鼓作气将孩子生出来,自然不是问题。

   可现在,她已经没有力气了,第一个孩子还没有见着。

   若是再耽搁,怕孩子因为缺氧侄媳。

   王阿姨想着,又拿出手机给裴逸白打电话。

   “少爷,你跟少奶奶说说话吧。”王阿姨火烧火燎地说。

   裴逸白正是紧要的关头,后面的人击中了他们的车轮。

   冷不丁接到这个电话,他有些没有回神。

   “少爷,少爷,你有在听吗?”王阿姨大声问。

   “少奶奶怎么了?”裴逸白的心脏一阵抽搐,颤声问。

   “你跟少奶奶说吧。”

   王阿姨将手机拿到宋唯一的耳边,“少奶奶,是少爷。”

   “唯一,老婆,你怎么样了?”裴逸白全然忘了后面的人,紧张兮兮地问。

   “你……”宋唯一听出了他的声音,当即惊讶极了。

   “是我,你还好吗?我一会儿就到医院了,你要坚持住。”

   “我……”宋唯一泪眼朦胧,想说自己不好。

   可耳边一阵“嘭”的巨响,她跟着尖叫:“裴逸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