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4_145 很快,夏梓晗被传进去了。

   “臣女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夏梓晗规规矩矩的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叩行大礼。

   屋里一片安静,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头顶上有一道热烈的视线在盯着她,她小小的紧张了一下,身子匍匐的更低了三分。

   很快,她就听到有一道温和的声音说,“快起身,过来让本宫好好看看。”

   “多谢皇后娘娘。”夏梓晗爬起身,往前走了两步。

   “抬起头来。”

   夏梓晗抬起脑袋,映入她眼前的一个二十三四岁,头戴九凤飞舞金步摇的美人。

   真是美人,比她看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要美。

   一双细眉弯如月,肌肤如雪,唇若樱桃,瓜子脸,小巧挺拔的鼻子,还有一双又圆又大的杏眼,配合在一起,简直精致漂亮到了完美的境界。

   二王妃曾是她见过的最美的美人,但是跟眼前的皇后娘娘一比,还是逊色了三分。

   在夏梓晗打量皇后时,皇后的目光也在目不转睛的打量夏梓晗,见她一脸不亢不卑,泰然处之的神态,皇后娘娘点点头,十分满意。

   “过来坐,坐本宫身边。”

   活泼衬衫短裤女生清晨生活照

   声音没有夏梓晗想象中的高高在上,反而非常温和,夏梓晗福了福身,道了谢,就坐在了宫女端过来的一个小杌子上。

   皇后娘娘就挥手遣退了殿里的宫女公公们,只留下她和夏梓晗在里面说话,“你外祖母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回皇后娘娘话,外祖母很好。”

   夏梓晗有些拘谨,皇后娘娘就拉过她的手,拍拍她的手背,“你不要紧张,我只是想看看你,和你说说话。”

   然后就问道,“你是怎么认识大皇子的?”她很好奇,大皇子竟然会求她去救楚玉?

   夏梓晗的心颤了一下。

   皇后娘娘是在试探她?

   那她要不要说实话?

   皇后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道,“尽管说,没关系,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你要说错了,我不会治你的罪。”

   连本宫都不称呼了。

   皇后娘娘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随和一些,不把夏梓晗给吓着了。

   夏梓晗咬咬唇,最后决定实话实说,“臣女没见过大皇子。”

   “是阿琪走前,曾拜托大皇子在危急时刻,帮我一把。”

   皇后娘娘点头,一脸了然。

   怪不得呢,天禹会那么着急,原来是褚景琪那孩子拜托他的。

   对了,她曾听说卓氏拜了楚老夫人做干娘,褚家和楚家现在是干亲,褚景琪和楚玉也算是表姐弟。

   这请托,就能说的过去了。

   皇后娘娘微微一笑,“那也没关系,我很喜欢你,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你没关系,我有关系啊。

   我不能嫁傲天禹啊。

   “皇后娘娘。”夏梓晗的心里拔凉拔凉的,忙起身,跪在了皇后面前,“臣女抱歉,恐怕要让皇后娘娘失望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皇后娘娘的脸色一沉,一股属于上位者的威压朝夏梓晗压来。

   这还是她做皇后以来,第一次有人敢大胆当着她的面,拒绝她的要求。

   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胆子够大。

   夏梓晗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忙道,“皇后娘娘息怒,臣女实在是有万不得已的苦衷。”

   然后就把许氏在护国寺抽了一张签文的事说了。

   最后,她道,“大皇子乃是万金之躯,是天下间除了皇上和皇后娘娘外最尊贵的人,臣女万万不敢就这样和大皇子定亲啊。”

   皇后娘娘的锐气顷刻间散尽,那张绝美的脸变的比翻书都还要快,脸上一脸的怜悯,起身亲手扶起夏梓晗,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真是苦命的孩子。”

   然后还问,“可知道护国寺哪位大师给解的签文?”

   “夏梓晗顺着她的手,站起身,恭恭敬敬回道,“听说是方丈的师弟,当时还有很多夫人都在场。”

   这话,夏梓晗说的极明白。

   皇后娘娘要是不信她,自是可以去调查,当初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

   再说了,就是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欺骗皇后娘娘。

   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皇后娘娘的脸色就凝重一片,“这可怎么办是好,皇上那儿刚下了旨意赐婚,本宫又去告诉他这婚赐的不得,那岂不是儿戏?滑天下之大稽?”

   这可是大皇子的婚事,岂能一会儿这,一会儿那,那皇上的金口玉牙去哪里了。

   天下间的百姓,还不得笑话皇室出尔反尔?

   夏梓晗扶着皇后娘娘坐下,道,“皇后娘娘无需着急,明日早朝上,自会有人告知皇上一切,相信皇上也会担心大皇子,重新赐婚。”

   然后低下头,道,“不瞒皇后娘娘,外祖母也很担心这件事,来的时候还想跟臣女一起来拜见皇后娘娘,实在是没有皇后娘娘的召见,外祖母不好贸贸然来。”

   “外祖母说,她认识几个臣子,到时候会让他们上奏折让皇上取消赐婚,只要取消赐婚,臣女和大皇子二人就不会有事。”

   皇后娘娘这才松了一口气,“好,你回去告诉你外祖母,本宫也会安排几个人一起上奏折,只是……苦了你了,丫头。”

   一个姑娘家得到十九岁才能定亲,都老姑娘一个了,还能定上什么好亲事?

   如果楚老夫人愿意,她倒是不介意大皇子娶楚玉做一个侧妃。

   年纪大了些,也没关系,反正只是一个侧妃的位置。

   皇后娘娘这么想着,心里也就起了这份心思,等第二日一大早后,皇后娘娘又宣了楚老夫人进宫。

   夏梓晗不知道皇后娘娘跟楚老夫人谈了什么,但楚老夫人回来时,一开始脸色非常阴沉,后来是夏世明过来给她请安,她的脸色才好看了许多。

   后来,还是花蛇告诉她,皇后宣楚老夫人进宫,是打算把她嫁给傲天禹做侧妃,皇后娘娘想跟楚老夫人口头上约定好,被楚老夫人拒绝了。

   楚老夫人明说了,夏梓晗被卓氏定下了,夏梓晗是褚景琪的未婚妻,也是口头上约定好的。

   皇后娘娘这才知道,为何褚景琪在临走时,会拜托傲天禹照顾夏梓晗,原来他那是担心未婚妻被人惦记上了呢。

   皇后娘娘明白了后,也就没再打夏梓晗的主意,可楚老夫人却气的要死。

   这一口气,怕是一时之间难以下去。

   她护着手心上的宝贝外孙女,却被宫里的两个最尊贵的女人惦记着要给她们儿子做妾。

   虽然她们的儿子是大盛朝最尊贵的皇子,就是做他们的妾,身份也会比一般大户人家里的嫡妻尊贵,并且这个身份还能靠着皇家壮大自家家族。

   所以,哪怕是皇子一个侧妃,也会让人眼馋的你争我夺,大开杀戒。

   可偏偏楚老夫人不稀罕。

   在她眼里,妾就是妾,就算是皇子侧妃身份再高,那还是一样要看正妃的脸色过日子,在正妃面前做小伏低,卑躬屈膝,那比丫鬟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护在手上的宝贝,宁可做穷人妻,也不做富人妾,

   所以,楚老夫人坚决的拒绝了皇后。

   夏世明来给曾氏请安,恰好让曾氏出出气,一吐为快,把宫里的两个女人都骂了一顿。

   夏世明听着,心里也有气,可他却不敢跟楚老夫人一样,敢骂皇后娘娘和陆贵妃。

   等楚老夫人气下去了后,夏世明这才道,“我得到了消息,今早上有十多个大臣上了奏折给皇上,劝说皇上重新给大皇子赐婚。”

   “皇上当时虽没答应,但也派了银麟卫去护国寺调查签文的事,相信明早上就有消息了。”

   曾氏就点点头,“好在那皇宫里还有一个明白是非的人,不然我老婆子就算是去撞皇宫的大门,也要求着皇上取消赐婚。”

   夏世明就吓出了一身冷汗,赶忙道,“岳母可千万不能这么想,此事就算明日不成,小婿也会想办法,岳母可一定要冷静,玉娘她不会有事的。”

   “嗯,你明日再去打听打听,有消息尽快来告诉我。”曾氏道,然后又嘱咐他,“今天就别走了,你去张姨娘的客院里住一宿吧,你也好几日没看到她了,她孕吐刚过去,这两日刚缓过劲来。”

   “是,小婿这就去看看。”

   听说张姨娘不吐了,夏世明的脸上就带了几分喜悦,看的曾氏哼哼了两声。

   夏世明笑容一僵,讪讪的退了下去。

   第二日早朝之前,皇上已经调查清楚了,签文的事确实有,并且解签的人还是护国寺方丈的师弟,是高僧一枚,这个可是骗不了人的。

   在早朝上,又有大臣提起取消赐婚一事,皇上就顺着群臣的意思,把赐婚取消。

   陆国公见状,就上前道,“皇上,微臣有事请求。”

   “陆爱卿有什么事?”

   “皇上,楚玉县主乃是楚阁老留下来的唯一血脉,皇上现在把赐婚取消,待楚玉县主十九岁再找人嫁,怕是不易啊。”

   “爱卿说的是。”皇上点头,然后问前面上数十位大臣,“诸位卿家可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