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上的巴厘岛,蓝天白云,海风正好。傅烨和郭莹正并肩走在沙滩上。

   “他能走多远?”纪深爵问道。

   “最长的一次有四十多步。”刘哲打开监控记录下的数据,小声说道:“他挺有毅力的,每天都会练习很久。”

   纪深爵的视线回到照片上,缓声说道:“监控撤掉吧。郭莹知道我们在盯着她,是不会和家里人联系的。”

   “郭莹未必真坏……”刘哲说道添。

   “但她会为了傅烨,做任何事。”纪深爵平静地说道。

   郭莹的确不坏,但事情就坏在她一心系在傅烨身上,傅烨已经成了她精神世界的全部,为了保全他,郭莹可以做出任何别人想像不到的事。譬如让大家想都没有想像到的,转走陆漫漫的钱…屋…

   “唷,太太醉了,他们走了。”刘哲突然叫了一声。

   纪深爵往窗外看,纪妈妈正和刘教授他们一起出去,步子有点碎,脑袋也往下低,有些摇摇晃晃。

   “看样子,这位教授的酒量大得很哪。你再不出去,就得多个继父了。”刘哲提醒道。

   纪深爵眼角抽了抽,开门就走。

   陆漫漫一行人出了门,伸手拦计程车。

   露肩个性少女高清写真

   “去哪里?”她抚着额,靠在罗笑的肩上问。

   “去嗨。”罗笑打了个响指,笑着说:“带着婆婆去嗨,嗨翻天。”

   “对,换个地方喝,我们去喝啤酒。”纪妈妈摇摇晃晃地扭头看了他们一眼,瞪着朦胧醉眼说道。

   陆漫漫抬眸看,纪妈妈喝得两颊沱红,兴致正浓,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别喝了,回家了。”纪深爵的车缓缓停在了众人面前,他跳下来,一手一个,把两个醉得头晕的女人塞上了车。

   “这个……你是……”教授有些发懵,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帅哥。

   “我是她儿子,想追求她,慢慢来吧。若她再次同意约会,请不要让她喝酒。她喝醉的后果很严重。”纪深爵上下打量他一眼,这男人酒品还行,喝到现在还没有露出醉态,风度维持得挺好。大学教授的职业也可以。

   “呃……”教授楞了,站在原地,看着车从他眼前驶过,扬长而去。

   “后果严重是什么意思?”罗笑抱着双臂,皱紧了眉,嘀咕道:“每次都是这样,把老婆的好朋友丢在路边,这样像话吗?不知道讨好老婆的闺蜜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吗?”

   “他是谁啊?”教授转头看罗笑,犹豫了一下,小声问:“我怎么觉得面熟。”

   “哦,普通人,普通,姓纪。”罗笑抚额,不愿意说纪深爵的名字。不然把人给吓跑了咋办?在黎水,谁敢追求纪深爵的老妈啊?这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

   “跟着母亲姓?”教授更惊讶了。

   “啊,哈哈哈……”罗笑尴尬地笑。

   教授的妻子出国跑了,单身许久,一个人抚养孩子,人品很正派。这样她才敢出手介绍。在纪妈妈来之前,她只告诉教授大人说,介绍一位漂亮优雅的女士给他,成不成看见面的结果。教授带着正在搞测量的两个学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前来赴约,没想到是这样一位优雅温和的女性,完全符合他的想像。心正动得欢呢,来了一个高大挺拔的儿子,把人给劫走了……

   “教授,努力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爱情来得就像龙卷风,卷过了可就没了。但卷中了,轰轰烈烈啊。”罗笑冲他挥了挥拳头,大声鼓励他。

   “我们这年纪还要什么爱情,感觉好,可以每天牵手散散步,一起做做饭,周末去去图书馆,求的就是一个知音一个老伴。”教授感叹道。

   罗笑歪了歪脑袋,想了半天,小声说:“怎么办,我还没老呢,怎么也想过这样的日子了……散散步,做做饭……怎么感觉这么难呢?现在不都是上上

  床,约个会,周末一起过一晚吗?”

   “年轻人,潇洒这个词有两面,你快活一时,说不定孤单一世。”教授拍拍她的肩,带着学生走了。

   罗笑站在路边,想了好一会儿,拿着手机给陆景宵打电

  话。

   “不要挂啊,不要挂……”她听着陆景宵的声音,笑笑嘻嘻地往前走,“我去给你送花篮呗……讨厌,又挂了……”

   她跺了跺脚,伸手拦车,直奔陆景宵的新店。

   纪妈妈坐在后座,高声大唱意大利的歌剧。

   陆漫漫这才明白她喝醉了的严重后果是什么!纪妈妈根本就唱不了这样的高音,偏偏还要唱,她不仅唱,还要跳。在后座上手舞足蹈,不停歇。

   到了家,纪妈妈踢掉了鞋子,继续在客厅里又唱又跳。

   “她会这样多久。”陆漫漫站在一边看,小声问道。

   “睡着了就行了,不过,今天她有些过于兴奋了。”纪

   深爵抚抚额,在一边坐下。

   这时纪妈妈已经爬上了桌子,把餐巾布顶在了头上,扮耶稣去了。就这样,她又唱又笑,足足折腾了四十多分钟,终于趴到沙发上睡着了。

   “真厉害啊。”安娅耸耸肩,收拾好一地狼藉。

   陆漫漫煮好了醒酒茶,给她放进冰箱,等她起来再喝。灶台上有保温盒,是纪妈妈给她煎的药。她犹豫了一下,打开盒子,倒了满满的一碗,一饮而尽。

   婆媳合好,从心甘情愿喝下婆婆煮下的药开始……

   哎玛,苦死人了!

   叮叮……

   纪妈妈的手机响了。

   陆漫漫放下碗,跑过去看。纪妈妈的手机没设密码,发来的是一条短消息,提醒她晚上要去教堂附近喂猫。

   “妈妈喝醉了,晚点回复您。”她给对方回了消息过去。

   过了一会儿,那边回复道:“好的。”

   陆漫漫看号码的名字:老姐姐。

   婆婆在这边有姐姐吗?她耸了耸肩,放好手机,打湿毛巾,过来给纪妈妈擦了手脸,再抱来一床薄毯,给纪妈妈盖好。

   你看,想和睦相处其实也不算太难,把苦的药吞下去,跑几趟卫生间,完事了!

   教堂外面。

   湛妈妈放下了一袋猫粮,继续往前走。

   “老太太,您总是来喂猫,心真好。”有个在一边推着婴儿车的女人停下来,微笑着对她说道。

   湛妈妈笑着点头,继续往前走。

   “这老太太心真好。”路人在她身后议论。

   湛妈妈步子不停,脸上的笑容有些冷。在一棵大树下,她从口袋里拿出猫粮,放到了猫粮碗里。有两只猫凑了过来,警惕地看了她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靠近了猫粮碗。

   “老奶奶,你上回喂的猫都死了呢。”一个小学生停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说道。

   “是吗?我喂的猫都好好的。”湛妈妈扭头看了看小学生,笑着说道。

   “不是,真的死了。你是在和平公园那里喂的,我看到你喂了猫,猫吃了你的猫粮,都死了。你的猫粮是不是假货呀?”小学生蹲下来,抚着一只小花猫的背,抬着小脸看她。

   “不可能吧,你一定是看错了。”湛妈妈慢吞吞地抓了把猫粮放到碗里,小声说:“你看,她们吃了都没事。不然,你看我吃了试试?”

   她一面说,一面往嘴里放了一块猫粮。

   “哦……”小学生紧张地看着她,见她没事,才小声说:“老奶奶,你怎么吃猫粮啊。”

   “有什么不能吃的,我穷的时候什么都吃。”湛妈妈抚了抚小孩子的头发,笑着说。

   小学生转头看那些猫,直到它们摇着尾巴,全都撒欢地吃了,才点头说:“那也许就是你上回的猫粮坏了。反正就是好几只猫都死了……老奶奶你不要再喂坏的猫粮了,你也不要吃猫粮,我有这个,我天天都给你带吧。”

   她一面说,一面从包里拿出了一只还没有拆封的面包,递给了湛妈妈,“你可以吃这个,我每天都带给你。”

   “好啊,谢谢你。”湛妈妈笑容满面地点头。

   小学生咧嘴笑,1279_133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湛妈妈蹲在那些小猫面前,眼神冰凉地看着它们。这时有一只猫弓了弓背,喵喵地尖叫了几声,满眼凶光地看了她一眼,飞快地窜上了大树,而另几只却趴在原地睡起了觉。

   湛妈妈拧了拧眉,看着那只窜上树的猫小声说:“乖猫,乖猫……”

   云中国际。

   林惠托着下巴,看着电脑屏幕。

   她接手后的云中国际,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许衡的能力非常强,上上下下都打点得非常到位。

   她不怕赚不到钱,这些年她实在卷到了不少钱。所以云中什么时候能赚钱,她一点都不着急。她急的是,什么时候能看到纪深爵鬼哭鬼嚎地向她求饶。

   “这是这批货物的清单。”许衡进来了,把两张单据放到她的面前,低声说:“你让安凌亲自办妥当,让她一定不要小心,不要让走漏半点风声。屋”

   “这种小事还需要我去?”林惠看了他一眼,不悦地说道。

   “这可不是小事,稍不注意,我们可都要惹上大麻烦。boss交待我办另一件重要的事,这事只能你亲自出马了。”许衡笑了笑,揉了揉大肚子,小声说:“行啦,别生气了。这也就是让你把单据交给她,安慰她,警告她,费费嘴皮子的事。而且boss对安凌很有兴趣,你也得趁机立立威风,不然她以后爬到你头上可就难办了。你看看,这些东西,只有你知我知,安凌知道。万一出事,你可以往安凌身上推,你有主动权,绝不会吃亏。”

   林惠抓起了单据,扫了一眼,疑惑地问:“就这么点东西?”

   “东西都已经装好了,让安凌的人在指定的时间打开仓库门就行。”许衡正在说话,手机响了,有一条匿名短信发了进来,上面只有一行字:药已配好,速取货。

   他眼睛一亮,朝林惠挥了挥手,笑着说:“我去办事了,你赶紧去吧。你不是想找他的下落吗?说不定他现在就和安凌在一起,如果你能搅了安凌和boss一次约会,也是你的胜利。”

   林惠恼火地把单据往钱包里一塞,抓着车钥匙起身。

   “喂,你要办什么事?他今天在哪里?今天他都没有听我的电

  话。”

   “他被纪深爵丢进河里,心情非常恶劣,所以你还是干脆一点去办事吧。”许衡步子很快,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抢先上了电梯,扬长而去。

   林惠等了几分钟,顺道补了一下妆。这张脸已经费了她上百万的钱了,近五十的人,看上去顶多四十而已。全都是玻尿酸,胶原蛋白给她硬撑着的。她不敢想像,一旦有一天失去了钱,她拿什么维持她这张脸,失去了这张脸,她又拿什么去哄走这些男人的钱。

   她开车出来的时候,许衡的车也刚刚驶过十字路口。

   “这个许衡,成天神神秘秘的,他到底在做什么?不会是他们主仆两个,背着我搞什么鬼名堂,以后把我推出去吧?”她这样一想,心里突然很不安,开着车就追向了许衡。

   三四点钟的时候,黎水大街被车子堵得严实。她的车越开越慢,渐渐变成了一只乌龟,混在一大堆乌龟里,艰难地往前爬行。

   “真是的。”她恼火地按了按喇叭,大声骂了几句。

   手机响了,是赵婧妃所在的医院打来的。

   “婧妃清醒一些了吗?”她惊喜交加地问道。

   “比之前好了一点,所以把照片传给你看。”

   护士温柔的声音传过来,就像世间最动听的音符。林惠看了一眼照片,把手机紧紧地捂在心口,激动地说道:“我的乖妃妃,会越来越好的,我们会越来越好的。等妈妈给你报了仇,我们母女两个就能永远过上富贵的生活了。”

   等她激动完了,许衡早就失去了踪影。

   她无奈地在路口调头,去找安凌。

   许衡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冷冷地骂道:“蠢女人。”

   转过街角,他把蓝牙耳机塞进耳朵,等对方一接通,他立刻说道:“准备开工,过一个小时我就到了,我们要大干一场了。”

   “这么快。”罗战的声音慢悠悠地传了过来。

   “越快越好,准备好吧。我过来和你仔细说说。”许衡戴上墨镜,再次看了看后视镜。这几天一直有人跟着他,所以他根本没打算甩开纪深爵的人。他和罗战往来是瞒不住的,越瞒越会让人怀疑,他索性不瞒,光明正大地和罗战喝酒,吃饭,一起去娱\乐城。

   “我在阿宵这里,他开业,你来喝几杯酒。”罗战爽快地说道。

   罗战最近的生意铺得挺大,这里一家店,那里一个厂,弄得声势浩大,太招人注目。

   许衡拧眉,把手机丢开,嘀咕道:“还真把自己当成功商人了。老鼠就是老鼠,戴上金冠也是只老鼠,一辈子变不成米老鼠。”

   他驾着车,赶到了陆景宵的新店外。

   店子开的地段不错,是黎水数一数二的热闹地方。门口的花篮已经堆得快把人行道给占满了,漂亮的迎宾小姐站在酒店大门口,一走动,就露

  出了白白的大月退。

   陆景宵正亲自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来的

   很多都是道上的人,过来捧捧场。所以整个场合就像黑

  社会大聚会。小弟们都穿着花t恤,戴着手指粗的金项链。坐了满厅。路过的人都避之不及,哪敢一头撞进来。

   “恭喜。”许衡亲手抱着一只大花篮过去,笑呵呵地向他道贺。

   陆景宵让手下人接过花篮,客套地点点头,“战哥在楼上等你。”

   “你也进来喝一杯……年轻人,战哥很欣赏你啊。”许衡拍拍他的手臂,乐呵呵地说道。

   “许先生先请。”陆景宵侧开身,让人带许衡进去。

   “怎么,等人呢?”许衡顺着他的视线看,街上车流熙熙攘攘,不时有喇叭声响起来,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

   “宵哥……”罗笑拖着两只大花篮从面包车上跳下来了,冲他连连挥手。

   陆景宵眼睛一亮,大步走向了她。

   “哎呀,好重,快来帮我。”罗笑把花篮往他身上推,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一个人?”陆景宵往面包车里看了一眼,有些失落地问道。

   “哦……”罗笑用手肘碰他,不悦地说道:“我一个人来你就不欢迎吗?”

   “欢迎。”陆景宵尴尬地笑了笑。

   “不错嘛,这店真大。”罗笑跑到了门口,仰头看了看金碧辉煌的招牌,笑嘻嘻地说道:“宵哥越来越发达了。不知道……你差不差一个老板娘啊?”

   四周的小弟都笑了。

   “笑什么,我也是正经大学出来的高材生,我读的书比你们砍的人多到哪里去了。”罗笑瞪了那些人一眼,跑回陆景宵面前,挽住了他的手臂,热情洋溢地说道:“不缺老板娘的话,副总缺不缺呀?我也挺会管事的。我可是在OT和另外的大公司做过高管的。我手里的资源可多了。你这店,也不能天天让你的小弟来吃啊。”

   陆景宵抿了抿唇,把手臂抽了出来。

   “行,我不说,看你这板着脸的样子,和纪深爵一个鬼样。我就不懂了,陆漫漫怎么就喜欢你们这种类型的。”罗笑撇嘴,一脸不满地往饭店里面走。

   陆景宵手下的几名小弟围过去,热情地请她去坐到最好的位置,有好事的还悄悄叫她“大嫂”。

   罗笑的性格洒月兑,和他的手下接触不多,但是很快就能成为朋友。所以罗笑很容易就能掌握到陆景宵的下落。

   “你们宵哥,最近几天找过女人没?”她托着下巴问坐在身边染着一头黄头发的小弟。

   “我们宵哥就爱他的漫漫妹子,哪个女人也没找过。天天晚上打拳……我都怀疑他要退化了。”几个小子悄悄看陆景宵,小声笑他。

   “去,他可不会退化,有我呢。”罗笑掩着嘴笑,左顾右盼,打量大厅里的装饰陈设。

   “都是请最好的设计师设计的。”黄头发小弟得意地介绍道。

   “是挺好的,就是你们不好……别戴这个狗链子行吗?”罗笑勾着他脖子上的金链项嘲笑道。

   “这是标配。”他也不在意,呵呵地笑。

   罗笑耸耸肩,视线投入楼梯口。许衡正往上面走。

   “那胖子来干啥?也是宵哥的朋友。”罗笑好奇地问。

   “找战哥,他是我们战哥的朋友。”黄毛小弟说道。

   罗笑眼睛咕噜转了一圈,小声问道:“你们战哥和他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