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逸天从关琳闺房中那张柔软却也被他与悍妞折腾了一下午的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将近六点钟。

  也就是说,从中午他过来关琳这里吃饭,约莫两点钟的时候关振东夫妇离开,1180_137从两点钟到六点钟,他跟悍妞在这张柔软的大床上折腾了四个小时!

  方逸天从床上爬了起来,全身堪称是疲累不已,给他的感觉就算是与银狐这种级别的高手大战四个小时也不见得有此刻这般的疲累。

  他好不容易将衣服穿上,转眼一看,关琳还是慵懒的躺在床上,脸上居然还流露出了一丝意犹未尽之色,一双水波流转的美眸勾啊勾的看着方逸天,似乎是在有着方逸天再对她施展一次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般。

  方逸天心中不免暗自苦笑了声,悍妞那充沛的体力堪称惊人,也着实让他意外不已,如此长时间的奋战下来她居然还有点儿意犹未尽?

  今天才是悍妞的第一次啊,他心知一个女人一旦经历了雨露恩泽之后身心将会逐步的趋向于成熟,内心中那扇欲望之门将会开敞,对于这方面的渴望也会呈几何数的增长。

  这点可以从萧姨、云梦、柳玉这些他妈的身体可以看的出来。

  然而关琳的第一次便是如此的疯狂,那么天知道日后的她将会发展成什么样,只怕是自己精力再强悍也经不起悍妞这般的需求吧?

  “混蛋,你可要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话,这些天你可要陪着我。”关琳娇躯慵懒的躺在床上,撇着眼好整以暇的看着方逸天,她稍稍翻了个身,身上的薄被便是滑落而下,她那性感火辣曲线浮凸的身段便是毫无遮掩的呈现了出来,似乎是要诱惑方逸天一般。

  听到这句话,刚穿上衣服的方逸天脚步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他苦笑了声,看着关琳,说道:“我说姑奶奶,老子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要是多陪你几天那么老子只怕要被抽干了!”

  关琳闻言后俏脸禁不住一红,而后便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哦,你得到了我的身子难道就像这样一走了之?也太不负责任了!我就要你这几天内都陪着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方逸天心中顿时一阵无语,说道:“你看我像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好吧,陪着你就是。”说着,他心中暗忖着自己是不是该加强体能锻炼了?要不然还真不是吃不定彪悍的关大警官啊!

   清纯短发美女穿纯白睡衣纯美无暇私房写真

  如若是只有悍妞一个那么还好,可是要是自己体力不佳,仅仅能够满足悍妞的需求,那么慕容晚晴、舒怡静、师妃妃、甄可人还有云梦、柳玉她们呢?凭着自己一贯以来博爱的优良品质,肯定是做不出来厚此薄彼的事情啊!

  看来自己还真是不能偷懒了,这身体还得需要更进一步的强化锻炼才行啊!

  “这还差不多,你要是不答应那么我还真是不让你走了!”悍妞哼声说着,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自得之色来。

  方逸天一笑,穿上鞋子后走到床头边,俯下身在关琳的脸上轻吻了一口,说道:“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养好精神,明天老子非要把你降服不可!”

  说着,啪的一声,方逸天一巴掌拍在了关琳那丰盈浑圆弹性极佳的翘臀之上。

  “嘤“

  关琳口中禁不住的娇呼了声,一双美眸没好气的嗔了方逸天,说道:“记住你的话,你要是不履行小心我拔了你的皮!”

  方逸天笑了笑,安抚了关琳几声便让她躺在床上休息,而他则是径直走出了关琳的房间。

  离开了关琳的住所后他随手关上了大门,一看时间已经是六点过一刻,想起此前与关琳这个性感火辣而后彪悍生猛的警界之花在床上折腾了四个小时,还真是一次难以忘怀的美妙享受。

  方逸天走下了楼,想起自己的手机自从与关上翻滚在床上后便是一直关机的,当即他打开了手机,便是收到了数条短信,其中大部分是林浅雪发过来的。

  当即他给林浅雪拨打了个电话:“喂,小雪,下班了?”

  “逸天,一整个下午你都干什么去了?怎么手机是关的啊?”电话中,传来了林浅雪那嗔怨不已的声音。

  “呃,跟几个朋友在一起,然后就关机了。你下班了?我现在过去接你吧。”方逸天编了个借口,他当然是不会如实的说自己正跟一个女人翻云覆雨了整整一个下午。

  “那也犯不着关机啊,真是的!你先过来吧,过来了跟我去一趟天海大学。”林浅雪说道。

  “天海大学?去那边干嘛?”方逸天一怔,问道。

  “去接果儿。果儿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她今天军训已经结束,让我过去接她回家。”林浅雪说道。

  方逸天这才想起了林果儿这个机灵古怪的小萝莉已经是进入了大学,而且已经是军训完毕。

  “好吧,我现在开车过去。”方逸天说着便挂掉了电话,坐进了车子中驱车朝着华天大厦飞驰而去。

  想起林果儿这个机灵古怪让他着实头疼的小萝莉,方逸天禁不住一笑,这小妮子的想法狡黠古怪,而且还经常语不惊人誓不休,不过倒也是很招人喜爱。

  假以时日,这小妮子是绝对有潜力发展成跟她的堂姐林浅雪一样美丽动人的存在啊!

  想起了林果儿,方逸天心中也不由得想起了苏婉儿起来,婉儿那清纯脱俗、纯净美丽的模样便是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每每想起婉儿他的心中便是泛起了一丝温暖之意。

  毕竟自己刚来天海市的时候,整天陪着自己的便是婉儿这个小妮子了。

  “也不不知道婉儿现在过得如何?开学了应该是在忙着学习的事情吧。”

  方逸天暗暗想着,不过心中还是很期盼一会儿去到天海大学后能够见到苏婉儿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