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筱的目光,令萧再丞说不出的绝望与惊恐。

那目光里,包含着失望、痛苦、嘲讽、怨愤……等各种无法挽回的决绝。

“小小,你到底是怎么了,快告诉爸爸……

萧再丞,你到底对我女儿又做了什么,啊?是不是不把我女儿逼死,你是不罢休对吗?

我女儿到底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对她,啊?

难道那发生的一切,是她愿意的吗?难道你就不知道,这件事对我女儿的打击有多大吗?

你倒是说啊!你哑巴了吗?”

几乎从没和别人红过脸的周海正,自女儿出事后,第一次和萧再丞表现的这样激动,伸手,已经揪住了萧再丞的衣领。

“周叔叔,您先别激动,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说,您快松开手。”许医生忙上前去拉周海正。

“小四他做了错事,周兄弟,您就狠狠的揍上他一顿,替您、也替丫头出出气吧!”萧老爷子站在一旁,满是歉疚的说了一句。

“周兄弟,您别气坏了身子,小四他是该打,您不用手下留情。”萧老太太也红着眼睛说道。

本已攥紧了拳头的周海正,在听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

冰雪奇缘女孩秀美动人

的话后,却是无论如何也伸不出了这个手。咬了咬牙,终于颓然的将手垂了下去。

“爸爸……妈妈……你们都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周筱有些游离的声音响起。

周海正心疼的看了看周筱,只得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萧再丞站在后面,张了张嘴,却不知要说些什么。

许医生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将萧再丞拉了出去。

周筱目光呆直的盯着屋顶,此时大脑已经完全变成了空白一片。

虽是在后来半年多的时间里,脑际中偶尔也会闪过这样的怀疑,不过,周筱还是有些自欺欺人的有意识的去躲避。

如果说对于之前萧再丞所对于自己的伤害还有一丝丝的可松动的余地的话,那么在这件事情被证实后,对于周筱来说,就是彻底的心死。

原以为祸事的根源由自己而起,却不料,竟是由萧再丞的那端而来,这是一种伤上加伤的致命一击。

周筱缓缓的闭上眼睛,眼泪,终于顺着眼角狂涌而出……

“竟然是白家?是白家……是那个白英干的事……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听完萧再阁所讲述的一切,周海正颓然的低下头去,在那瞬间,似乎背又跟着加弯下去……

不管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在周海正的心里,又何尝不想让女儿最终能与萧再丞破镜重圆。

但是现实来的是那么的残酷,周海正已经知道,周筱与萧再丞,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周海正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觉得胸口压抑的要爆炸了一般,快要喘不上气来。

“周叔叔……您别生气,快跟着我的节奏,来……跟着我深呼吸……对……就这样深呼吸……”

以一名医生的敏感,许医生最先察觉到了周海正的不对劲,见他此时脸色发白,嘴唇发青,立即跳了起来,帮助周海正进行舒缓。

并同时在药箱里拿出一小瓶药来,倒出两粒,给周海正倒进嘴里。

“老周……老周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呀!”刘玉凤半天才反应过来,见到周海正的样子,吓得尖叫起来。

于是,一时间,又是一阵的兵荒马乱。

“我没事,大家不用担心。我只是一时没缓过劲儿来,一会儿就好了!”周海正摆了摆手,并看了一眼周筱房间的方向,他担心会惊动周筱。

“周兄弟……刘妹妹……我们……我们……唉!”萧老爷子无言以对。

“没想到,祸端竟出在白家身上,也就是说,间接是由我们家而起。

是我们对不住你们呀!

我们这脸……我们这脸……”

萧老太太从没觉得这样的对不起某一个人过。

“唉!世事弄人,这就是所谓的命吧!”周海正满身的无奈与苦涩。

萧再丞站在后面,这一刻,感觉自己更加如一个罪恶的源头,已经永劫不复。

……

“萧再丞,你先回去吧!小小肯定不会想再见到你,你在这儿,会更刺激到她。”缓了一会儿后,周海正像似对待一个陌生人样的,对萧再丞低声的说道。

这样似乎已经给他判了死刑的态度,令萧再丞的心更是落到谷底。

“周叔叔,我们还是晚一些再走吧!主要是我得再观察一下小嫂子,看一下她的身体情况。

就不让萧四进去了,等我确定不会再有什么意外状况的时候我们再走,您看这样可以吗?”

许医生连忙对周海正说道。同时看了一眼萧再丞,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的为萧再丞更多了一份的担心。

没想到,事情比预期的还要糟糕和复杂了这么多。

“先别走了……你们先别走!

小小还有她爸爸……他们……”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将刘玉凤吓的六神无主。

此刻只想把许医生一直留下来,防止这父女俩个再发生什么不测。

“好、好……我们不走,刘阿姨您别着急,我向您保证,周叔叔和小嫂子肯定不会有问题。”许医生连忙安慰刘玉凤。

一个下午,周筱都躺在床上没有动过。

而萧再丞就如一尊雕像般,一直直挻挻的坐在客厅的靠椅上,一动不动,更是没有说过一句话。

紧抿着唇,脸色发白,浑身的气息虽然还是那么冰冷,但所多一层的那股伤痛,熟悉的人,已能感觉的出来。

萧老太太不时的看一眼自己的儿子,作为一位母亲,早已是心疼的有些受不住。

其间许医生进到周筱的房间看过两次,出来后对外面满眼担心的人都说没问题。

可能是为了有意躲避萧再丞,晚饭周海正端到了周筱的房间,说要和周筱一起吃。

坐在餐桌前的众人,哪还有什么胃口。连几个孩子都感受到了大人们的不对劲,一顿饭吃的异乎寻常的安静。

“小小……来,起来陪爸爸吃点饭。”周海正将饭菜放到桌上,走到床前,将手放到闭着眼睛的周筱的肩上,轻轻的说道。

“爸爸……我不想吃!”周筱慢慢的睁开眼。

只有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好像才能完全的释放自己的情感。这一刻,酸意不觉又涌了上来。

“乖,多少吃一点,不然爸爸也是吃不下的。”周海正继续温声的劝着周筱。

“嗯……”听了周海正的话,周筱慢慢的坐起身来。

因为,父亲头上的白发在灯光的照射下,又有光反到了自己的眼中,是更胜从前的刺目……

如嚼蜡一般的勉强喝了一碗粥下去。周海正也是硬塞了一小碗的饭进去,父女俩停下了筷子。

“小小……要不要爸爸陪你聊一会儿?”周海正像哄孩子一般,又带着一丝小心似的说道。

“不用!爸爸……您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最艰难的时刻都挻过来了,还有什么是不能面对的呢!

只是,我需要时间缓上一缓,等缓上来后,就又可以重新开始我的人生了!

爸爸,我看您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我又吓坏了你们?

我可跟您说,您要是想让我尽快的好起来,就和妈妈一定得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千万不能出任何的问题,不然说不准我又会急出什么病来的。”

周筱拉住了周海正的手,虽然此时一个字的话都不想说,但是周海正的脸色确实吓住了她。

“好,爸爸答应你!”周海正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气,所以立即点头。

这晚,为了免去刘玉凤的担心,萧再丞和许医生他们最终没有走,而是在第二天早饭后再乘车前往停机的地方。

夜里,萧再丞悄悄的走近了周筱的门外,但是却没敢也没张开那个勇气进去。

他不知再次经受了这么一个重创后,周筱是否会失眠。而他更知道的是,周筱此刻应该是绝对不想见到自己。

所以,在周筱的门外直至徘徊到近凌晨时分,萧再丞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这一切,不仅失眠了一夜的周筱能感觉的到,连同样失眠的周海正也发现了这一点……

按照之前的计划,萧再阁没有走。

许医生在走之前,又和萧再丞与萧再阁三个人聊了很久,主要是从心理学的角度给萧再阁讲了一下与周筱谈话的方式与大致的内容等。

萧再丞他们走时,周筱没有出来。

萧再丞忍住要去再看一眼周筱的冲动,出大门前,回过头来,对着周筱那屋的窗户凝视了很久……

这一天,周筱仍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自己的屋内。萧再阁也没去找周筱谈什么,而是坐在客厅里,和周海正及萧老爷子他们聊一些轻松的话题。

萧再阁是个胸中有丘壑并且极有内涵的人,半生世界各地的飞来飞去,见识自然不是绝大多数的人可以比拟的。

所以,聊了一会儿后,之前有些沉闷的和尴尬的气氛,便逐渐变得轻松起来。

以前周海正很少和萧再阁这么聊过,如今这样一聊,更是被他那惊人的知识和见地所折服,再有萧老爷子不时的加上几句,半上午过去,心情竟好了不少。小蝌蚪app下载_小蝌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