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灵皱了皱眉头,低头掩饰自己的表情。太子没察觉她的异常,只是说:“五弟并不是粗心大意之人。”

五皇子唐祈玺是一个谨慎之人,即使他跟李柔儿想做点什么,可没可能如此肆无忌惮在皇后的寿宴上做得如此胆大包天。加之,五皇子武艺值不低,不可能这么多人靠近他都丝毫没察觉。最让太子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面对李柔儿说夺位的事,他居然不加阻止,这真不像唐祈玺会做的事情。

太子在今日之前,从来没想过一下子就能弄垮五皇子唐祈玺,他只是想着把两人私相授受的事情暴露出来,废了李柔儿,并且借着皇上的手,废了李家而已。

“入宫之前,奴婢给五皇子奉了一杯茶水。”一杯加了料的,会让五皇子忍不住躁动的茶水,这话即使千灵不明说,太子也猜想得到,只是过来确实而已。

太子知道是千灵所为,他心头大定。他只是怕皇后一时愤怒,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继而让皇上查出了些什么。今晚的事情,皇上事后必然会彻查,要是皇后所为,太子必然需要做点什么。

“顾姑娘做得甚好。”太子赞了一个。

“为太子做事,是奴婢的荣幸。”千灵心情好,所以也耍了耍嘴皮,“太子要不顺手帮奴婢解决侧妃的问题吧。”

因为求人,所以千灵笑得那一叫灿烂,洁白的牙齿晃的太子眼痛。

“让本太子帮顾姑娘,不是不可以,那得看顾姑娘够不够诚意。”太子似笑非笑地打趣。

“奴婢的诚意一直都是大大的。”千灵硬着头皮说。

随后,太子并没有送千灵回五皇子府,而是把人送到顾府,硬生生地把顾大将军给吓得脸色僵硬,把千灵气得心里暗骂他贱人。

刚帮他把五皇子搞垮,他就转身把她卖了。

雪地少女穿的好保暖笑起来眼镜像月亮

千灵硬着头皮跟顾大将军笑了笑,随后便告辞。顾远不敢留人,而是派人送千灵回五皇子府。

已经回到府中的五皇子唐祈玺,听到仆人说,千灵是顾家的人送回来,

五皇子唐祈玺的心,自然多了两分希望。如果他能让顾远助他逼宫,夺取帝位,也是可以的,主要顾远愿意。

可是,他的白日梦只是做了一夜,第二天,顾远便入宫请罪,禀明顾千灵是他顾远流失在外的女儿,昨夜无意中看到千灵手腕处的胎记,所以才把女儿认出来。

自然而然,顾远把自己年少轻狂的错事也一并说了,无非就是跟顾千灵母亲私相授受了,可是却迫于家族的压力,所以没能跟爱人在一起,得知女儿顾千灵的存在已经是多年之后了。

皇上对顾远的风流韵事并不感兴趣,得知赐婚给五皇子的侧妃顾千灵,原来是顾远的女儿,他心头猛然一跳,看向顾远的目光凌厉多了。看来他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居然连顾远都攀上了。

顾远知道皇上起了猜疑之心,可是就算知道他也只能装不知道。跪在地上又哭又喊,说不想难得找回来的女儿这么快嫁人,希望皇上能收为圣旨,好让他们父女共享几年天伦之乐。顾远哭喊的那一叫情真意切。

皇上自然体贴顾大将军的愁苦,把赐婚的圣旨收了回来,重新指了一名大臣女子给五皇子作为侧妃,好让几天后的大婚不至于太过难看。

五皇子唐祈玺接受圣旨那一刻,简直是晴天霹雳。

毁了,什么都毁了。

而千灵,被接到顾府,由顾家教养。

太子府上,李柔儿被太子扔给府上训事嬷嬷调教,起先那些训事嬷嬷并不敢做得太过,毕竟是未来的太子妃,又是宰相府的唯一嫡女,哪敢像对其他犯错的奴婢那样,随意的打杀。可是太子第二天过来见李柔儿居然还能娇滴滴地求饶,立马把那两个不敢动手的训事嬷嬷给打杀了。

太子临走之前,杀气十足地扔下一句狠话:“本太子说过,只留未来太子妃一口气,你们要是办不到就去见阎罗王吧。”

训事嬷嬷们惊得满身冷汗,哪敢再手下留情,立马拿出尺子把李柔儿那张艳丽的小脸打烂了,那双洁白的牙齿更是打落了不少,混着鲜血流了出来。随后又是夹手指,针刺手指,剥皮,打板子等,一轮下来,训事嬷嬷把李柔儿虐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哭喊着太子直接杀了她吧。

训事嬷嬷们可是将太子的话记得很清楚,只留未来太子妃一口气,所以就是怎样折腾也好,她们也没让李柔儿轻易死去。可是,第二天被打完板子后,李柔儿流了很多血。那滩不正常的血让训事嬷嬷们脸色大变,她们似乎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原本她们不想禀告,可是血流不止,李柔儿都快没命了,未来太子妃人没了,她们也逃不过惩罚,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禀告太子。

太子知道李柔儿居然还怀上了孽种之后,恨不得直接送李柔儿去见阎罗王,可是想着太便宜她了。便派了府内的大夫把人给救了回来,随后又接着虐。李柔儿不是没想过自杀,可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自杀也成了奢求的事。手筋脚筋都被弄断了,她连求死也不能。

求死不能,只能寄希望于父亲能救她,李柔儿等了又等,等到快绝望了才等到父亲的消息,父亲因为贪污了五百万赈灾的银子而被诛九族,李家上上下下三百多人口被执行砍头。太子带她去现场观刑,那时候的李柔儿因为已经被剪了舌头,咯咯咯地鬼叫,泪流满脸。她知道李家被诛九族是因为她,她已经后悔了,可是已经太晚了。

千灵那天在街上,见到被太子府上的人压回去的李柔儿,那时候的李柔儿在轿子上,身边还有训事嬷嬷在拉扯着,可是因为她情绪太激动了,用头使劲撞轿子上垂下的帘子,千灵因此看到她布满伤痕的狰狞的脸。

说实话,千灵第一反应并没想到是李柔儿,只是李柔儿似乎也看到千灵了,投给千灵一个怨恨十足的眼神,随后咯咯咯地怪叫,训事嬷嬷下一刻便把人给拉扯回去,并且把帘子遮掩的密密实实的。

千灵反应过来,哪是曾经骄傲艳丽的李柔儿时,说不上有什么感觉,总的来说,没有同情吧。原主顾千灵那时候被身为皇后的李柔儿挑了手筋脚筋,随后不断被宫中的嬷嬷欺凌致死的时候,也不见得有人同情她吧。

原主顾千灵并没特意想要报复李柔儿,她只是想问五皇子一句为什么而已,所以千灵也没特意花时间来报复李柔儿。可是冥冥之中自由因果报应,如今太子当时把当年李柔儿曾经做过的事情,毫不留情地做了一遍。

千灵被接到顾府之后,顾家的关系变得十分微妙,顾远名门正娶的妻子出身名门望族,为顾家生了三子两女,虽然她并没出手为难千灵,可是总的来说,她并不喜欢千灵。为了眼不见为净,千灵被远远打发在偏僻的院子住着。

这却方便了太子直接翻墙进来聊天,自从尝试过千灵的泡茶手艺之后,太子不敢恭维,倒是自动自觉地自己泡茶,然后两人开始下棋。千灵的棋艺不错,因为在某次穿越的任务里曾经钻研过,又加上千灵此时身处的状态,造就了她谨慎小心的求生本能,所以她的棋艺上也表现出她的步步为营,诡异百变。

太子的棋艺虽是不错,可是比起千灵来,倒是不够看了。千灵原本还忌惮着太子的身份,不敢辗压他太过,可以两人一来二往,太子把他的腹黑狡猾给表现的淋漓尽致,直把千灵气得牙痒痒,千灵后面就毫不客气辗压他了。

千灵如此肆无忌惮,是因为离任务完成,只差一个问题而已。等五皇子唐祈玺被皇上完全排斥,被放逐出王权外,千灵自然会去见五皇子唐祈玺一面。现在嘛,不急。

太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来找千灵聊天,一开始纯碎脑抽,可是后面嘛,倒是因为真心喜欢跟她说话。撕下伪装面具的千灵,直率地让人心生欢喜,同时让人心生妒忌。

除了下棋之外,太子很喜欢跟千灵聊天,因为她不时冒出来的一两句话,会让他茅塞顿开。例如困扰民无百官的河运问题,例如雪灾过后的救护问题,事关人民百姓的事情,千灵总会适时给出好点子,让他脑洞太开。

这些都不是太子最为佩服的,太子最为佩服的是,千灵在战场上的用兵如神。或许是遗传了顾远的天赋,她对行兵打仗似乎天生就具有的一定的才华。

千灵要是知道太子这样想,怕是会呵呵他一脸,她不相信‘天赋’这玩意,或许别人会有,可是她却丝毫没有。她每样东西都必须经过刻苦学习才能得到,跟所谓的天赋没一毛钱关系。

想到自己苦逼的连三魂七魄,七情六欲都必须靠自己修炼得来,千灵很想偷偷抹眼泪。她怕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佛祖,所以才被整的惨兮兮。

想起‘七情六欲’这玩意,千灵想起几次回到三生球的状况。她每次回到三生球的时候,停留的时间短暂就算了,她似乎真没感受到七情六欲,她灵体状态一直都是空空的,有几分难受。

难道她真正的灵体里面,因为没有‘三魂七魄,七情六欲’这些玩意,所以她的灵体不能长久留在三生球里,只能被扔在三千世界里面,在任务里面借用任务女主的三魂七魄,七情六欲,滋养属于她的灵体?

千灵这些疑问,并不能问人,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猜想的对不对。

但是,不得不说,还真让她给猜对了。成人免费色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