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宫夜用了什么法子从乘警那里逃脱出来。

在火车停靠到站台旁,上下车的乘客很多,车上一片混乱的时候,宫夜跑到沈临仙所在的车厢来。

他推门进来,对沈临仙和韩扬笑了笑:“两位今天的招待宫某记下了,待以后定在重报。”

说完,宫夜就消失了踪影。

沈临仙神色未动,把手中的牌顺了一遍,出了几张牌:“五、六、七、八、九、十。”

韩扬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是在心里算计好了沈临仙手中的牌,悄无声息的帮她喂牌。

“多大脸?”风女士扔出几张牌:“还什么重报,都当别人是吃素的吗?”

沈临仙笑了一声:“他也不能怎么着,顶多来点恶作剧,没多大关系。”

沈天豪皱皱眉头问风女士:“你还有几张牌?”

“你管我。”风女士把手里的牌捂了个严实:“先说好啊,知道你们爷俩是符修,可别拿灵符来打牌。”

沈天豪笑了:“我们爷俩还没那么下三滥呢。”

正好给沈临仙喂了牌的韩扬看了沈天豪一眼,觉得他这话似是意有所指。

大舅的妹妹美眉

等到火车到了临海市,五个人已经在火车上打了不知道多少轮扑克,诸如斗地主、升级之类的全玩了个遍。

下车的时候,风女士还有点恋恋不舍呢:“也不知道下一次这么放的打牌得到什么时候。”

“行了,别想打牌了。”民老拽了她一把,赶紧走吧。

几个人从火车站出来,就被人引着坐上一辆商务车,商务车在路上行驶了约摸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一个海边的巨大的庄园内。

这个庄园临海,风景很漂亮,从大门出来走不远就是沙滩以及海岸线。

进了庄园,沿途用玻璃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海底世界。

巨大的玻璃搭在一起组成一个很大的鱼缸似的物件,里面装了海水,还有珊瑚以及各色的海鱼,五颜六色的海鱼在里边游动,汽车经过的时候,就仿若在海底行驶一样,真叫人开了眼界。

沈临仙都要为这所庄园主人的大手笔所震惊了。

没有任何的法术,只拿金钱用科技手段做了这么一个龙宫般的物件,这其中的花费和艰难不用想也知道。

再走不远,就看到庄园里的几个小楼,每一个小楼都充满了异域风情,有欧式建筑,还有东南亚各国的建筑。

沈临仙五人坐着车绕过那栋欧式的小楼,又过了一个挺大的花园,到了最里面的一座中式小楼前。

五人下车,各自提着行李进了小楼,进去之后就发现这里已经入住了好几个华夏的术士。

大伙多数是认识的,自然要寒喧几句。

沈临仙把行李交给韩扬,拿了手机出去给家里打电话,电话拨通,她直接就告诉季芹说她现在在临海市,跟沈天豪一起来办点事情,还说等办完事回去再给家里打电话。

季芹和沈临仙说了好一会儿话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这边电话才挂断,那边,余曼就打了电话过来。

沈临仙接通,入耳就是余曼特有的大嗓门:“临仙,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啊,周家那位三爷没了。”

“什么意思?”沈临仙对于什么周家三爷不三爷的并不关心。

余曼笑了笑:“就是早先和你有过不对付的那个周家,周家三爷就不是个好东西,早年间十分好色,仗着家世欺男霸女的事情做了不知道多少,后头你和他家不对付,韩扬出手帮你教训了周家,再加上几大世家刮分,周家彻底的没落了,不过,周家三爷好似原先就在经商,倒是攒了一笔钱,周家没落了,他的日子倒也不难过,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早上周家三爷就没了,而且还不是死在京城,是死在外地的医院里。”

沈临仙明白周家三爷是哪一位了,就是火车上被韩扬救下的那个男人。

看起来,宫夜并没有放过那个男人,下了火车,宫夜应该是去医院找到那个男人,暗下杀手把他给弄死了。

沈临仙笑了笑,把宫夜的事情和余曼说了一番。

余曼骂了一句:“活该,他仗着家世胡作非为,现在算是踢到铁板了吧,周家好些人还哭呢,周老爷子还求到我爷爷那里,叫我爷爷帮忙查一下周三爷的死因,哼,我看不用查了,他是自作自受,要不是他骗人家的姐姐,又把人家好好的姑娘给害死,也不会落得这种境地。”

余曼发泄似的骂了两句,沈临仙静静听着,听到最后嘱咐余曼一句:“你叫人盯着点,我总觉得宫夜还没完呢,杀了周三爷,只怕他还会潜入周家再下杀手,另外,你最后多注意一些京城的动向,比如哪一个小区最容易引起争执或者打架事件,哪一个区有人莫名其妙跳楼,总归这些事情你多注意一些,有事情告诉我一声。”

“好。”余曼答应了一声,才笑着问沈临仙:“临海市怎么样?好玩吗?”

沈临仙一笑:“我们才下火车,还没有放下行李呢,哪里知道好不好玩。”

挂了电话之后,沈临仙去找了韩扬,韩扬已经叫人带着他看过卧室了,也把两个人的行李放好,他就一直在客厅等着沈临仙,看沈临仙过来,站起身要带沈临仙去卧室瞧瞧。

沈临仙摆了摆手,回头问了沈天豪的去向,得知沈天豪已经上楼休息去了,她才问韩扬:“交流大会哪天举行?”

“明天下午。”韩扬笑了笑。

“那咱们出去玩一会儿吧。”沈临仙提议。

“好。”韩扬答应了一声,不过并没有往外走,而是拉着沈临仙上楼,先叫沈临仙换了一身衣服,他自己也换了一身衣服,这才结伴出去。

现在正值初春,在京城还穿着厚厚的大衣,但在临海市已经如初夏一般,两个人都穿了短袖的衬衣。

韩扬穿了西装长裤,沈临仙则穿了一件卡其色的七分裤,脚上穿着平底凉鞋。

她把头发梳成马毛,又拿了一顶遮阳帽戴上,和韩扬快步下楼。

等从小楼出来,就有服务人员过来问需不需要用车,沈临仙摆手说不用,不过却和那几服务生打听了一下周围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黄片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