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样灌我会弄的你满手都是……萧,我自己喝吧。”

洛萧闻言什么也没说,只是收回了手。

傅青霜端起高脚杯。

杯中的红酒依旧瑰丽如初,随着她颤抖的动作荡漾出好看的波纹,她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如血的颜色,几乎将她刺瞎,“萧,是不是这一杯喝下去……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洛萧并不回答。

“我想,你应该不会狠心至此的,毕竟……我们曾经是夫妻,不是吗?”傅青霜挽起唇角,她将唇瓣凑至杯边,突然开口,“你想过吗?其实,我们很像……”

她连说话都在喘气,洛萧只是蹲在她面前,傅青霜抬头望着他的俊脸,“我们爱人的方式……很像,我明知你不爱我的,可我还是飞蛾扑火,你也明知童染爱的是莫南爵……”

洛萧眸光一寒,傅青霜见状笑出声来,她背靠着栏杆,提上一口气都很难,“你别那么看我,既然是最后一次了,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我……我不想看你痛,所以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萧,别再这样下去了……爱不爱的老天爷已经决定了,为了童染你不值得……如果你不肯放手,也许,也许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洛萧站起身来,“我和小染和你不一样。”

“能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爱吗……”傅青霜艰难的仰起头,声音断断续续的,“你爱她那么久,她轻易的就转身了,你想没想过,也许……也许是你们之间根本不是爱……”

“够了!”

洛萧厉喝一声,他再度蹲下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把这个签了。”

阿空~色即是空Ⅰ

傅青霜垂头看了一眼。

离婚协议书。

她嘴角挽起苦笑,“我们之间是我说的开始,你说的结束,我一直以为我至少能留住你的人,可是我发现,留住了人,只不过是留住一个躯壳而已……有什么用,能有什么用……”

她说着就越笑越厉害,洛萧只觉得她的那番话异常刺耳,他皱起眉头,伸手去抓她鲜血淋漓的左手。

“别,”傅青霜吃力的想要抽回手,“很脏的……”

洛萧眉头紧皱,并不松开,而是扣住她手腕,将她本就染了血的大拇指拉到离婚协议书上,按下一个血红的指纹印。

男人松开手,将离婚协议书重新收回口袋。

呵。

傅青霜左手随着他的动作垂到身边,她浅眯起眼角,d2天堂破解版天空阴沉一片,大中午的就没了阳光,就好像她的生命,再也不会有阳光了。

没了他,她哪来的光?

洛萧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喝了。”

傅青霜再度端起酒杯凑到唇边,她微微张开嘴,“萧,我放你走了,你去爱你爱的女人吧……我只希望,你不要伤了自己,不要像我一样……”

她说着就仰起头,将那半杯红酒悉数灌了下去。

冰凉的感觉刮过喉咙,傅青霜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以为自己会死,可并未传来如期而来的刺痛感。